欧阳修与琅琊山

发布日期:2015-08-14 09:56    作者:admin     来源:滁州市琅琊委     阅读:次    字体:[] [] []

  欧阳修,字永叔,号醉翁、六一居士,吉州永丰人,北宋政治家、文学家。因为支持庆历新政,为范仲淹鸣不平,被贬为滁州知州。琅琊山位于滁州西郊,城山一体,欧阳修多次来琅琊山游览,结识山中和尚智仙,仰慕他才学的智仙和尚专门在琅琊山的酿泉之上为他修建一个休息、娱乐小亭子,这个能给他休息甚至有时也办办公的小亭子,欧阳修亲自为亭取名并创作了著名散文《醉翁亭记》,因这篇散文的传播,让琅琊山从此闻名天下,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子,不远千里来到琅琊山,一睹琅琊山的风采,寻寻觅觅,寻觅他当年留下的深深足迹!

    琅琊山之名始自东晋。东晋以前,琅琊山本无名,其主峰当地人称摩陀岭,其他都是些小山头。西晋末年,琅琊王司马睿因避乱驻跸于此,后来,司马睿成了东晋元帝,借其曾在此山一住之光,才有了琅琊山这个名称。      

    欧阳修知滁的第二年夏天,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发现了丰山脚下幽谷中的一眼泉水,经过实地察看,俯仰左右,顾而乐之,于是疏泉凿石,辟地以为亭,开始在这里进行美景胜地的建设。他很快修好了泉眼,建好了亭子,泉取名幽谷泉,亭取名为丰乐亭,并亲自撰文作记。同年,与丰乐亭一丘之隔的醉翁亭亦建成,他取名醉翁亭,作《醉翁亭记》记之。两亭的建成与《两记》的问世,迅速在全国引起轰动。尤其是《醉翁亭记》这篇文章,以其生动的文字,精美的语言,为琅琊山展示了一幅风光绚丽的大自然画面;又因为文章中深邃的含义,及其所表达的怡然情怀,一时震动整个学界。文章一出,远近争传。此后,琅琊山、丰乐亭、醉翁亭,各景区陆续扩展,内容逐渐丰富,虽经历史沧桑,但屡废屡兴,久而不衰,终成今日之规模。可以说,没有欧阳修,就没有滁州琅琊山之今日。 

    欧阳修在琅琊山写下了著名的《丰乐亭记》、《醉翁亭记》、《菱溪石记》,还有大量的诗篇及短文。仅描写琅琊山自然景色及名胜景点的诗,据不完全统计就有30多首,如《永阳大雪》、《题滁州醉翁亭》、《琅琊山六题》等。他留下的建设遗迹和诗文,成了滁州不可多得的宝贵遗产,留下的与滁州人的深厚感情,成为滁州人永远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    欧阳修除了开发幽谷泉,兴建丰乐亭及醉翁亭以外,还进行了其他一些建设,如在丰乐亭景区建设了醒心亭,特请曾巩作《醒心亭记》。在醉翁亭他立菱溪石并注文《菱溪石记》,栽种梅花,现在还枝繁叶茂人称欧梅

    欧阳修所写的诗文,对琅琊山山水之美作了极其生动、实在的描绘。如在《醉翁亭记》中写琅琊山,以林壑尤美蔚然深秀概括,同时以简练的笔触写出了琅琊山早晚和四时的景色:日出而林霏开,云归而岩穴暝,晦明变化者,山间之朝暮也。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阴,风霜高洁,水清而石出者,山间之四时也。他在《丰乐亭记》中则写道:风霜冰雪,刻露清秀,四时之景,无不可爱。他的许多诗,写景寄情,语言精美,读后同样令人留连。如他在《题滁州醉翁亭》中写道:但爱亭下水,来从乱峰间。声如自空落,泻向两檐前。流人岩下溪,幽泉助涓涓。响不乱人语,其清非管弦。真是美不胜收!因此,后人在醉翁亭不远处建了听泉亭,让人们不断体会这美好的诗意。又如他的《琅琊山六题》,对琅琊山归云洞、琅琊溪、庶子泉等各个景点都作了生动的描绘。虽然每首诗只有四句,但尽用了点晴之笔,字字珠玑。他是用对滁州山水的真爱之情写作出来的。 
   有形资产无形资产的现代词汇来说,欧阳修无论从哪一方面,都给琅琊山留下了宝贵的财富。
   欧阳修离开我们快一千多年了,但他的名字仍然时刻与琅琊山紧紧地相连着。没有欧阳修,就没有琅琊山的响亮名声,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。醉翁亭自欧阳修知滁时建成后,历经沧桑,但屡废屡兴,数百年不败。醉翁亭大门原有一副对联,写道:翁去八百载,醉乡犹在;山行六七里,亭影不孤。联中的即指欧阳修。当时制作这个大门及其对联的时间,是清光绪七年(公元 1881),离欧阳修知滁已经800多年,人们没有忘记他。至今日则已900多年,人们依然没有忘记他,今后也永远不会忘记他。(戎保平 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