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第一亭 醉美琅琊山

——一片令人醉意徜徉的山水

发布日期:2017-08-31 11:51    作者:5A创建办高山     来源:滁州市琅琊山管理委员会     阅读:次    字体:[] [] []


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,这里的山水指的是安徽省滁州市的琅琊山。琅琊山位于滁州市西南,城山一体,旅游功能完善,交通条件优越,景区离滁州高铁站20分钟车程、离南京禄口机场一个半小时车程,是首批国家4A级旅游景区、国家级风景名胜区、国家森林公园。琅琊山的生态环境优越、人文历史深厚。北宋欧阳修的《醉翁亭记》让醉翁亭成为天下第一名亭,琅琊山从此名扬天下。如今,来琅琊山的海内外游客,仍可与千年前的欧阳修一样,感受琅琊山的“醉美”。


  醉在深厚绵长的人文历史

  琅琊山得名于晋,宋代《太平寰宇记》记载“琅琊山在县西十二里,其山始因东晋元帝为琅琊山避居此山,因名之。”唐代滁州刺史李幼卿和山僧法琛共建了琅琊寺(时称宝应寺),唐代文学家独孤及、韦应物、李绅等人为琅琊山吟诗作文;北宋时,因大文豪欧阳修在此作《醉翁亭记》而名扬天下,琅琊山也渐成人文荟萃之地。王安石、苏轼、曾巩、辛弃疾、陆游、王阳明、文徵明、袁枚等历代文人都曾为琅琊山所吸引,留下了宝贵的文学作品。至今人们漫步琅琊山,还能发现散落山间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琅琊山摩崖石刻及碑刻。这些不可移动的300余块珍贵文物是琅琊山人文历史的见证,历经唐、宋、明、清,直到民国,代有佳作。其中,唐代李幼卿、柳遂、皇甫曾、宋代苏轼、辛弃疾、民国戴季陶等人的碑刻都是我国书法瑰宝。从这些传承有续,体例丰富的摩崖石刻及碑刻中,游人可以一窥琅琊山丰富多彩、深厚悠久的人文历史。

  

  醉在临泉翼然的天下第一亭

 《醉翁亭记》曰“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醉翁亭也”。北宋庆历6年(公元1046年),欧阳修任滁州知州,与民同乐,行宽简政治,受滁人爱戴。琅琊寺僧人智仙为他修建了一座亭子,供欧阳修在此办公会客,后来欧阳修将这座亭子命名为醉翁亭,并作《醉翁亭记》以记之。《醉翁亭记》一文很快名传天下,醉翁亭也由此成为天下第一名亭。北宋初建时,这里只有一座醉翁亭,亭匾由苏轼手书,亭旁石上刻有南宋题刻“醉翁亭”三字。其后以醉翁亭为核心,又修建了欧门、二贤堂、宝宋斋、冯公祠、皆春亭(意在亭)、见梅亭(影香亭)、古梅亭、怡亭、六一亭、醒园、解酲阁、洗心亭、天外孑遗亭、解酲阁等十多处建筑,逐渐形成了占地一万三千多平方米的醉翁亭古建筑群。它虽是在千年里不同朝代修建的,没有统一规划图纸,但最终呈现的建筑格局宛若天成,充满了中国传统园林艺术灵气。可以说醉翁亭“孕育”了这些建筑,而这些建筑也丰富了醉翁亭,共同构成了如今九亭九院的古建筑群格局。醉翁亭古建筑群近千年以来,共经历过17次大修,但古建原貌基本不变,历代文人的题刻碑石也传承有序,是琅琊山景区的精华所在,有近50处可游览景点和遗迹。除了醉翁亭外,欧文苏字双绝碑、菱溪大石、欧阳修手植梅等也是宋代之宝。欧文苏字双绝碑是苏轼于宋元祐六年(1091年)手书的《醉翁亭记》碑刻,现藏于明南京太仆寺少卿冯若愚专为之所建的宝宋斋内;该碑刻两块四面,笔画方整雄厚,字体沉着稳健,气势雄浑博大,每个字大小都在10厘米以上,是苏轼楷书艺术的巅峰之作。欧梅为北宋大文豪欧阳修手植,是中国四大梅寿星之一,虽经千年风霜雨雪,仍枝繁叶茂,年年开花,岁岁结果;宋以后,众多文学家都曾为之赋诗作文,清代扬州八怪之一、以画梅见长的李方膺在此曾有“捧笔拜梅”的故事;古梅对面有明代修建的“梅瑞堂”,现名古梅亭,亭内有清代著名水利专家、文华殿大学士张鹏翮的两块碑刻。菱溪石是庆历六年(1046年)欧阳修在滁州东郊菱溪村发现的;菱溪石高近两米,嶙峋奇特,孔窍相连,欧阳修非常喜爱它,专为该石创作了《菱溪大石》和《菱溪石记》两篇文学作品。

 

  醉在古朴沧桑的晋殿唐寺

  无梁殿为东晋初建,原名玉皇殿,因整个殿宇全用砖石砌成,无一根木梁,故称为“无梁殿”。无梁殿内有玉皇大帝坐像及道家众仙雕像,殿脊三丈二尺高,殿室二丈四尺宽,清光绪《滁州志》称其“规制巍然,为诸殿之冠”,《琅琊山志》载“俗云东晋琅琊王驻跸于此所建筑”,游人至今还可以从灰砖垒成的拱形门额,以及砖刻浮雕的龙、凤、狮图案回想当年的香火鼎盛之状。无梁殿是琅琊山最早的建筑,对研究琅琊山文化建筑、历史都有极高的价值。

琅琊寺,始建于唐大历6年(公元771年),是滁州刺史李幼卿与山僧法琛所建,由唐代宗李豫赐名“宝应寺”,宋太宗曾御赐匾额易名“开化禅寺”。琅琊寺古建筑群是安徽省重点文物保单位,琅琊寺是全国重点寺观。千年以来,琅琊寺屡有兴废,历经禅宗、律宗,至今香火不绝,文物古迹众多,有85处景点和遗址可参观。琅琊寺依山傍水,建筑随山势起伏而铺陈,既体现了“佛国净土”的庄严肃穆,又与琅琊山草木生发、蔚然深秀的自然环境和谐相融;整体建筑格局以韦驮殿、大雄宝殿、藏经楼为轴,左右建有明月观、念佛楼等建筑。此外,安徽省11块唐代摩崖石刻,琅琊寺独占7块,其中琅琊寺院内的观音菩萨石刻像为唐代吴道子所绘,院外东约两百米断崖上的六块唐代摩崖石刻是记录琅琊寺宗教仪轨、沿革变迁的珍贵实物,对于研究琅琊寺文化历史有重要意义。

  

  醉在千年烽烟的清流古关    

  清流关初建于五代,为“九省通衢”要隘,以古关隘、古战场和古驿道“三古遗址”闻名。清流关古关隘雄居于关山中段山口,峭壁削立,峰高谷深,关洞呈拱形,深十余丈,巨砖垒砌,气势雄峙,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,其东西门额上嵌有“古清流关”、“金陵锁钥”大字题额。清流关下为古战场区域,宋太祖赵匡胤、明太祖朱元璋都曾在此大战,奠定了开国基业。清流关前有古驿道,青石铺筑,宽2.5米,蜿蜒2公里,古道上宽约5厘米、深约3厘米的古代车辙至今犹存,为国内罕见的保存完好的古驿道。清流关是古代南北交往必经之地,历代都有诗文吟咏。其中,以北宋欧阳修的“清流关前一尺雪”(《永阳大雪诗》)、南宋陆游的“阵云冷压清流关”(《送张野夫寺丞牧滁州》)和明代尹梦璧的“鳞飞霄汉龙犹战,步滑关山马不前”(《清流瑞雪》)最为知名。

  

 醉在自然天成的灵泉仙洞  

 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。琅琊山不仅山美,其水也是蕴含着醉意的灵泉。琅琊山多泉,仅核心景区就有60余眼,其中让泉、濯缨泉等为流淌了千年的古名泉,泉水甘甜澄澈、不竭不溢,各具特色,形成10余条淙淙溪涧。欧阳修在《琅琊溪》诗中以“不知溪源来远近,但见流出山中花”一句,描绘了这一美景。让泉位于醉翁亭下,因其“甘如醍醐,莹如玻璃”又名“玻璃泉”,《醉翁亭记》中描述的“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,酿泉也”,就是此泉。庶子泉,由唐大历六年(771年)滁州刺史李幼卿开凿,唐代著名书法家李阳冰曾为之篆“庶子泉铭”,崖壁之上有明嘉靖三十二年(1553年)莆田人郑大同题的“濯缨”二字。

琅琊山中的山洞常伴云生云归,有如仙洞。其中,归云洞、重熙洞、雪鸿洞等是人文历史比较悠久的仙洞。归云洞,位于琅琊寺后山,洞门巨石横卧,上刻“归云洞”三字;洞内崖壁有宋治平元年(1064年)滁州知州杜符卿的两块题刻,虽至今已近千年,但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地质环境,仍如新镌之字,实为稀世罕见。重熙洞位于琅琊山鸡爪山北坡,因其洞顶有两重熙阳射入,宛如另有一重天,故被明南京太仆寺卿盛汝谦命名为重熙洞。雪鸿洞在琅琊寺藏经楼后西北侧,洞顶覆盖一块巨石,上有明南京太仆寺寺丞仇维桢题的“雪鸿洞”三字,洞内四壁及顶部,均为巨石拱立而成,嶙峋险奇,正面有一个斗大“佛”字,另有明南京太仆寺寺仇维桢和民国达修律师的两块石刻。

历史在这里沉淀,文化在这里生长。琅琊山是一杯美酒,

美酒越陈越醇、越醇越香。来到琅琊山,就来到了森林覆盖率达85%的生态净土,这里不仅有欧阳修手植梅、千年银杏、江北雪松王和琅琊山独有的琅琊榆、醉翁榆;还有獐、獾、狐等兽类和白肩雕、金腰燕、啄木鸟、灰喜鹊等鸟类。来到琅琊山,就来到了千年历史积淀的文化名山,这里不仅有晋殿唐寺、宋亭明阁,还有历代文人雅士留下的大量文学作品和石碑石刻。春夏秋冬、寒来暑往,琅琊山四季变换中,林木或疏扶或茂盛、溪水或漫涨或消退;朝暮变化里,檐牙飞翘落影低斜,钟鼓阵阵悠扬清远,琅琊山的每一处都可以是一个景点,每游览一个景点都是一个发现美的旅程。琅琊山是一个美好的地方,当前琅琊山正在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,服务质量不断提高,景观环境有效整治,景区设施更加完善,欢迎越来越多的游客朋友们来到琅琊山,在山水之间、醉翁亭下,共饮此“美酒”,徜徉在琅琊山的“醉美”中。